“代拍”江湖:哪来年入百万,多方乱象难改

时间:2020-07-28 21:13:21阅读:2100
“代拍”究竟是怎样一群人?他们真的可以年入百万?为什么屡次被诉破坏秩序?剧组和艺人又是否闻“代拍”色变?在新京报对职业代拍、剧组、艺人、粉丝等多方的走访调查中发现,各方对这个行业评价不一,有人说他们

      “代拍”究竟是怎样一群人?他们真的可以年入百万?为何屡次被诉破坏秩序?剧组和艺人又是否闻“代拍”色变?在新京报对职业代拍、剧组、艺人、粉丝等多方的走访调查中发现,各方对这个行业评价纷歧,有人说他们“必不成少”,有人说他们“触犯利益”,而在职业代拍眼中,他们又并非只为利益不择手段,甚至有自己的困境。在娱乐圈和饭圈充满灰色的生存秩序中,代拍似乎只是应运而生的一环,催生于家当,受制于家当,与所有娱乐民工一样,在娱乐至死的偌大江湖中,苟且求生。

      杨幂拍剧期间被跟拍。

      剧组被迫在社交媒体发布公告。

      ——买家说——

      三五百元可购照片,千元包天拍“路透”

      小白是一枚刚刚入坑的“新粉”,她的偶像是最近被各大综艺追捧的艺人A。她的电脑中有一个特殊的文件夹,专门收集A所有的作品截图、上放工私照甚至表情包等。其中“路透照”最为特殊,每一个子文件夹除了标明节目、作品外,还写了“300-500”不等的数字。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这个文件夹价值数千钱,都是从差别代拍那里购买的路透图。后面的数字,是购买价格。

      小白第一次接触代拍,是购买A正在拍摄的某部古装剧的路透图。她被朋友拉到某个代拍群,群人数近500,其中包括代拍、粉丝、水军等。群活跃度不高,每天只有10条信息左右,大多是出售和求购的信息。小白在这里结识了一名专门跟A行程的代拍。这位代拍告诉她,购买7月6日A的片场路透图,“300,100P”,即300元/100张。小白觉得略贵,提出想买50张,但价格却是200元。“后来朋友告诉我,很多代拍会一下拍几百张,甚至上千张。如果我只买图包的一小部分,剩下的极可能没人要,只能甩卖。所以他们通常建议多买。”

      随后小白又询问了A近日参加某档综艺录制的路透价格,为300元/200张,还附送一个“fo”(即focus,直拍视频),比影视剧路透便宜不少;如果打包购买已播节目的路透还可以再打折,520元/600张,附送两个直拍视频。

      据小白透露,目前A已经是圈内人气较高,又持续有作品输出的艺人,买代拍的人不在少数,但路透价格仍比不上市场顶流。例如某流量男艺人B与A录制同一档节目,A的包天拍摄价格大约是800元,但B的包天价格却是1000-1500元起。两人的CP图价格更高,A与B的同框图包150元/40张,包天则为1200元/500张保底。小白听朋友说,B刚出道时就曾被网友炒CP,但作品以外能拍到“发糖”的人很少;一旦拍到,甚至偶尔能卖到四位数一张。

      这只是小白第一次接触代拍,而后她又与其他代拍购买了差别日期的片场路透,还有过去活动的旧图,“他没红时候的图,现在的价格也涨起来了,但更有收藏价值啊!别人都没有,只有我有(笑)。”小白很兴奋,代拍让她与偶像发生了只属于两小我的秘密联结。

      代拍在网上卖图预览。

      “站姐”偶尔也会卖别人的图

      与小白初入代拍群差别,作为资深站姐的小Y,第一次买图要追溯到2016年。那时她的爱豆是韩国偶像团体,去一趟韩国追活动的成本很高,所以大部分韩娱的中国站子都会从代拍那里买图,维持营业,“如果开站子是想要为TA做点什么,那么就得持续性出图;如果开站子是为了赚钱,更得持续性出图。站姐发的活动图越多,质量越高,粉丝黏性越大。”

      早些年,代拍都有专门的微博超话和相关账号,站姐们也建立了很多微信群,方便这个圈子的人互通有无。那些年在群里买图的人非常多,无论是站姐还是老粉,对代拍的态度都是各取所需,花钱解决烦恼。

      直到前两年,小Y开始转战内娱,大部分图片都可以实现自产自出,但她依然坚持买图。在她看来,代拍的机器好,图质量高,反观自己拍摄的机场或活动图,要么角度欠好,要么质量良莠不齐,“站姐当然希望出好图安利自家爱豆,让路人偶尔看到会觉得眼前一亮,所以买代拍的图,会是更好的选择。”此外,小Y也会考虑成本问题,类似于爱奇艺尖叫之夜、芭莎慈善晚会等艺人众多的大型活动,一张门票甚至几千块钱,如果只是为了拍自家爱豆,性价比非常不划算。

      在近五年的买图经历中,小Y并没有常合作的代拍。但偶尔在机场遇到,也经常聊聊当天拍图的情况,对艺人、舞台的看法;如果发现两人粉的爱豆是一个圈子,就会成为好朋友。“但我的爱豆并非顶流,代拍对我的爱豆更多是正面影响,可以帮TA宣传。”小Y说,如果是流量的粉丝圈,本身拍图的粉丝和站姐就很多,跟有利益冲突的代拍,关系自然就差一些。

      小Y对代拍就没什么恶意,只要能出好图,怼脸、拥挤、抢位置,小Y也能够忍受,除非真的糊了,“否则总有人要去的,也总会有人买的”,甚至有些时候,小Y也会在参加活动后充当一把代拍,顺便拍拍其他艺人,卖掉填补成本。在小Y看来,代拍只是顺应偶像家当的必然发展,他们无需理会饭圈的游戏规则,只负责产出图片,获取利益;但好在,他们也不会越过与饭圈的壁垒,“说到底他们是为了赚钱,商人的一种,和一些粉丝也能相互成就,那就和气生财呗。”

      如果说粉丝、站姐是粉丝的利益分享者,剧组、艺人则实实在在是“ 被侵犯者”。他们时刻暴露在此起彼伏的闪光灯下,最想隐藏的一面,总是无所遁形。但他们对待代拍,却拥有判然差别的态度:损失利益者抵制,既得利益者共生。

      ——被拍者说——

      虽然不影响拍摄,但触犯制片方利益

      小飞曾参与某古装IP剧的拍摄,男、女主角都是粉丝千万的流量演员,该剧组也成为横店内长枪短炮的聚集地。彼时,片场最多见的就是外人“穿帮”入镜,或在拍摄时发现远处的闪光灯。他们分布在绿幕架、挖掘机、远处的屋顶、工地梯子、大土山坡上,只要有耐心,长焦镜头总能捕捉到带妆的正脸。演员上、下车转场时,大量粉丝和路人更是毫无顾忌地冲上来围拍。

      小飞分不清代拍、私生粉、站姐,所有人都戴着口罩,隐秘地扎堆在树林中,像伺机捕猎的猎手。但制片方的眼睛就像鹰,一旦发现镜头,就会马上暂停拍摄,然后派安保职员请代拍离开现场。

      “但其实对拍摄的影响不是很大。”小飞坦言,片场对代拍早已见怪不怪,偶尔停下来维持秩序,拍摄部门就各干各的。而代拍们在遭到驱逐后,大多也会适可而止,很少出现《皓衣行》这样发生肢体冲突的情况,“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,而且他们也是为了利益。弄得影响大了,对他们,对我们都欠好。”

      赵丽颖参加某综艺节目被偷拍。

      虽然对摄制组而言,代拍不会过于影响进度,但对于各类合同上都会约定“保密协议”的出品方、宣传方而言,代拍对剧情、造型的路透,却是实打实的利益损失。综艺宣传冬冬负责的真人秀项目,常有流量艺人担任飞行嘉宾,录制时周边咔嚓咔嚓的闪光灯总是此起彼伏,不但影响艺人录制真人秀的氛围和状态,也直接导致节目内容总被提前泄露。

      综艺往往讲究严苛的宣传节奏,节目预告片剪辑、造型修图等,在发布前也必须同步给客户和艺人,通过审核后,再利用各方资源共同实现加成效果。但代拍总是造成节目造型、布景提前一两个月就被“路透”。例如赵丽颖在《中餐厅》节目中采购、搬工具、戴工帽,录制当天便可在网上搜到图片和视频;吴磊在《奔跑吧》的cos造型、THE9在《极限挑战》的综艺首秀等,还未播出就早已被高清拍了个遍。

      冬冬就曾遇到艺人团队质疑是节目组“默许”,用来提前造热的噱头,有理也说不清。而待真正进入宣传期后,原本很多值得被重点推送的宣传点,也早已被营销大号搭配路透,无营养地转发了上万次,“我们被迫要经常调整宣传节奏、海报造型等。”

      《余生请多指教》在网上的路透图。

      而制片人L女士谈到代拍,更是颇有怨气。她时常遇到剧组现场管理失调,安全无法保障的情况,但最重要的是,很多剧组的重要信息,却被故意发布到网上用作吸粉牟利,导致服化道、演员信息等剧方版权被违法侵犯,团队几个月辛苦策划的成果一夜间付诸东流。例如肖战、杨紫《余生,请多指教》中多场吻戏的路透已被营销号疯转万次,王一博在电视剧《冰雨火》中警服造型也在开机后多次被曝光。

      “只言片语、模糊不清的图文视频,会让剧的制作品质得不到很好的展现,往往造成剧的负面影响,让大家都措手不及。像一部电影呈现出来的内容只有1、2个小时,如果拍摄过程当中很多信息提前曝光了,未来的营销点就很多都没有了,酿成的损失是巨大的。”L女士称。

      杨紫所在《青簪行》剧组用大伞保护角色造型。

      相关资讯

      评论

      • 评论加载中...
      --== 选择主题 ==--